必赢国际

您好,欢迎登录陕煤集团必赢国际官网有限公司官网!

当前时间:
最新文章
诗文天地
徐立宽【散文】:腊月情怀
作者:徐立宽 网上投稿   来源:    发布日期:2018-01-31   点击次数:
分享:

斗转星移,思绪飞扬,阴历的腊月已悄然过去一半,眼看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新的一年伴随着爆竹声声,孩子的欢声笑语悄然扑面而来。

时间每至于此,内心深处总有些起伏不定,不是滋味,不由让我想起以往过年的朝朝暮暮,想起了母亲的腊八粥、琼果糖、辣红面,心里完全没有往年过年的那种心境和渴望。在悠然中却显得有点枯燥,有点失落,细想起来,还是缺少了那种纯真、亲切的乡音、亲情和淡淡的乡愁和对已故亲人的追忆。

忆过去展未来,思忧未尽。腊月就是中国传统节日春节的前奏,这也是辛苦一年的人们休闲又忙碌的一月,也是人们从天南海北回家团聚的时刻;更是人们忙碌了一年最珍惜的一月,天天记着、念着、盼着的时光,是亲情,真情流露与表,笑颜喜形于色的美好时刻,不管穷与福,有钱没钱,处处都能感受到人们归心似箭,回家团聚急迫心情。年年岁岁品腊月,岁岁年年味不同。尤其是儿时的腊月单调却不乏快乐,短暂而又幸福,贫困而又富裕,这让人既怀念,又向往。

到了腊月,也就有了年的味道,而对于腊八节却只滞留在我过去流逝岁月的记忆印象里。每逢佳节倍思亲,母亲是一个传统的农家妇女,做一手好家务活,朴素、干净,利落,每到腊八这一天,母亲早早就准备好作粥的材料,淘米捡豆,慢火煨炖,满满一锅粥,扑鼻的香,那时感觉这是母亲做的天下最好的美食。岁月无情,而今的腊八节对我而言只能说是美好的记忆,这天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了。过去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里,家里姊妹多,母亲节俭持家,虽然生活不富裕,可母亲尽量把饭菜做的可口、入味,变花样,让家里人其乐融融,吃的舌尖留余香,母亲脸上总是一丝笑意,也看到了母亲操劳一年久违的笑容。困难时期的母亲,她没有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打补丁的衣服,粗布衣服,纳鞋底的布鞋,对现在的孩子来说,似乎是遥远的过去,令他们不可思议。而为了家庭,母亲没有吃过一顿可口的舒心饭,日夜操劳,勤俭持家,成年累月用她那长满老茧的双手经营这个家,更谈不上化妆品和首饰,总是看到她整天忙碌的背影和沾满汗渍的衣襟,也没有听到一句她该听到的儿女安慰的话语,没有享受过金钱带给她的快乐,似乎,心里永远装着别人,从不为自己着想。每每想到这些,我愧疚的很,难过的很。因此,腊八这天,我默默地祝福老人在另一国度安好!因为我想起了母亲的好,想起了母亲的腊八粥,想起了母亲为这个家所付出的一切。

腊月二十三,是阴历小年,忙碌了一年,是该请“灶王爷”回家过年、团圆了,虽然,我不是迷信这些,但母亲的传统情结、信仰,我们姊妹还是尊重母亲的意愿,每到这天,替母亲贴好灶王爷,母亲早早下厨,张罗,因为按照家乡的传统,今天要吃辣红面。母亲擀面是一把好手,擀的面精道有韧性,刀工娴熟,面条均匀,再搭配上母亲熬制的臊子汤,老家特有的粮食醋,油泼辣子,酸汤上再点缀上母亲摊的鸡蛋饼,油炸豆腐丝,撒上蒜苗、葱花,色鲜味诱人,这是母亲手下一道亮丽的风景,那个香呀,别提多有味,细想起来,使人垂涎欲滴,回味无穷,这时候的母亲最自豪,笑容最灿烂。每次第一碗面,母亲都虔诚的先摆放在灶王爷和老辈灵位前,双掌合十,微闭双眼,默默不知念叨写啥,也许,母亲在默默祈祷全家来年幸福,儿女来年安顺,健康吧。

眼看除夕将至,人们开始忙碌着清扫屋里屋外,所谓扫阳尘。房前屋后、地面四壁,床上被褥床单床罩、所有脏衣脏裤脏鞋脏袜,各种家具用具等彻头彻尾地清洗一次,收放归整好。大家都各干其事,互帮互助。记忆里扫阳尘只花半天的功夫,而母亲爱干净,清洗穿过用过的东西却要好几天,什么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年末岁首之际,扫阳尘这一习俗源远流长,永远承袭,我想有其一定的道理和含义。扫去我们过去一年积沉的污垢灰尘,清洗掉一年来生活中所有物品的污迹脏垢,扫掉过去一年来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整理总结一年来的得失,扫去思想心灵中的污点,以全新的“我”来迎接崭新的明天,也预示着人们对新生活的崇敬和对来年的期盼吧。

腊月三十,也就是除夕,在人们忙碌中如期而至。这一天,几乎大人小孩都忙碌不停,全家总动员,贴对联,放鞭炮,包饺子,摆供品,个个忙得不亦乐乎,就是为了这团聚的时刻,就是为了丰盛这顿团圆饭,可以说为了这一天,人们准备了整整一年。从春忙到冬,从家乡到五湖四海挣钱再回到家乡和亲人团聚,人们所付出的汗水和精力用语言已无法表达和形容。我们家也不例外,全家总动员起来,忙得不可开交。到了下午该吃团圆饭,包饺子了,家里长辈,也就是父亲弟兄们,必须到坟上祭奠已故的亲人后,才围坐在放满各种佳肴的方桌上,这种氛围情景此生此世再不可能感受经历了,现在想来,才明白“什么是一去不复返?什么是拥有时不珍惜,失去了才觉得可贵?”

除夕之夜,满心的牵挂,满心的福禄,满心的祝愿!彼此真情的流露,亲情的碰撞。年夜饭,压岁钱,受家乡风俗和传统观念地影响,儿时腊月的日日夜夜分分秒秒都刻在我的脑海里,时时让我想起忆起。有时我想:一个地方的风俗就是一个地方的传统文化,我们怎样吸取其精华并把它继承呢?现在我从母亲的手中接过扫把,依然扫着阳尘,思考着如何通过我的言行把传统延续、继承,去影响下一代,让它发扬光大,生生不息呢?尤其是在这繁杂尘世的今天,我们的孩子也渐渐初长成人,他们的将来,还会感受到我们这一代所经历的乡情、乡音、乡愁和亲情吗?社会的发展,人们的感情,亲情感觉越来越疏远,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似乎已经成了流行的时尚;因为金钱兄弟姐妹们很难坐在一起团团结结和和睦睦再吃一顿团员饭;为了赡养老人,姊妹反目为仇,多少老人守着空房孤寂地守着除夕,期盼儿女如期归来,……。过年,不仅仅是一桌好菜,全家相聚,而是要把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延伸和继承。

腊月!让人回忆,让人难忘;让人期盼,让人兴奋;让人反省,让人思考;让人满怀信心充满期待,又让人难以割舍。腊月的情怀,总在我心中荡漾、充盈、四溢,魂牵梦绕。

而今的腊月,却显得那么枯燥,不知怎么,就是没有过去那种心情和意境。懒散的我,伸伸腰,梳理一下情绪,甚么也不想了,体壮曰健,心怡曰康,健康才是福,快乐每一天,让一切都烟消云散吧,只想把它永远尘封在记忆里,作为永久的怀念和相思。

责任编辑:周彦荣 编辑:李 磊


上一条:东篱【诗歌】:矿工诗七首
下一条:李卫国【散文】:我和我的卫平哥

打印】    【收藏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